落雁知风

韩队厨(๑❛ꆚ❛๑)

一发入孕 all韩(abo设定

梗概:震惊!霸图队长疑似怀孕!众选手:我的种!



正文:

电竞之家今日头条:震惊!霸图队长疑似怀孕!

配图上,韩文清侧着身,一手扶腰,站在产科门牌下,结实的腰身微微鼓起。

霸图粉:???



事情得从三个月前说起了。

全明星赛霸图主场,三天活动结束后,霸图尽地主之谊邀请众选手参加十周年派对。

大家玩嗨了,有人提议喝酒。于是,所有人到最后都喝醉了。

酒后乱性一笔带过。

镜头一转。

第二天,韩文清在床上醒来,头昏脑胀,晕乎乎地转头,被喻文州放大的脸吓了一跳,再一看,他的腰腹上搭着叶修的胳膊,腿上搭着黄少天的一条大腿,脖子上搭着周泽楷的手,喻文州安安分分地躺在他旁边,王杰希半个身子探出床外,孙翔趴在地板上,唐昊一条腿倔强地搭在床沿,张佳乐靠着床边、头发像被人打过一样,张新杰睡姿最像样,就是平躺在地上的样子太像躺在棺材里了……孙哲平睡相最狂,如果忽略他背上的挠痕的话。

震惊!我他妈居然夜驭十夫!韩文清懵逼了。

难道他在这方面……竟如此天赋异禀?

……可是为什么屁股那么痛呢?

……哦,我是O。

……靠。

……我要杀了这群人(▼皿▼#)




两个月后。

“哎小奇英你发现没有,最近队长似乎胃口很好啊。”训练结束后,白言飞拉着宋奇英八卦。

“是的,队长最近很喜欢吃辣的。”宋奇英想了想,肯定道,韩文清对他多有照顾,通常两人都是一起吃饭的。

“而且队长已经连续半个月没去健身房了。”白言飞说。

宋奇英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,霸图内部人自然都知道韩文清是O,联想到这一重身份,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……

“难道……”两人同时开口。

“队长怀孕了?!”



韩文清本人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变化。

他最近越来越嗜睡,而且越来越嗜辣,以往从不吃的辣子酱,最近都是拌饭吃的。

大事不妙,韩文清冷静地想。

……然后吃辣子酱吃得更开心了。

吃辣子酱吃多了的后果就是,韩文清半夜起来吐了。

之后连续一个月,韩文清吃啥吐啥。

最后连联盟主席都惊动了,特地打电话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。

副队长张新杰一推眼镜,严肃提议他应该去医院看看。

于是,有了开头那一幕。




韩文清怀孕了。

“韩先生,你已经有三个月身孕了,恭喜,头三个月最重要,平时你要注意保暖……”

韩文清半个字都没有听进去,全副心神都在手里那张B超图上了。

真丑。手脚都不太明显,小小一团,头大脚小,五官还很模糊,看起来像个刚褪去尾巴的肉色外星人。

但是……这是他的孩子。

韩文清从未想过自己会拥有孩子,或许会有,但那也是退役后的事了,没想到这份惊喜会提早到来。

最糟糕的是,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孩子另一个爹是谁!

韩文清越想脸越黑,吓得对面医生瑟瑟发抖。





恍恍惚惚的韩文清回到霸图,所有人立即围上去,张新杰关切地问道“队长,怎么样?”

“……我怀孕了。”韩文清愣愣地说。

“我靠!那我岂不是有侄子了!”白言飞第一个喊出声,还不忘拍拍宋奇英肩膀“奇英你有弟弟或妹妹了!”

场面一度十分寂静。

“谁的?”张佳乐吃了一惊,先是一阵狂喜,后来冷静下来,笑着问了句。

“不知道。”韩文清摇头。

“队长,你几个月了?”张新杰强自镇定,问道。

“嗯……三个月。”

“那就是三个月前那一晚了。我想应该是我的,因为当时最后一个上队长的是我。”张新杰冷静分析,手指却有些颤抖。

“是我的吧!那一晚我可是辛勤耕耘了好久,还被队长扯了一大把头发!!!”张佳乐第一个不服。

“张佳乐前辈,请尊重事实,实事求是,通常最后一发的怀孕几率最高。”张新杰冷漠。

“只是几率高,不代表一定会中,我可是干到队长生殖腔了!”张佳乐说。

“你们两个闭嘴!”韩文清听不下去了,怒瞪两人,“小宋还在这呢!”



最终张新杰和张佳乐也没能辩出胜负。

倒是其余人不知从哪里得知韩文清怀孕的事,纷纷发来贺电(不是)发来问候。

黄少天的废话太多了,总结一下就是“老韩你太棒了!我也太棒了!一发入孕!我去Q市找你!”

这家伙也不知哪来的自信,坚信孩子一定是他的。

相比起他,王杰希就显得稳重多了“韩队,我已经提前看好了一户学区房,你生下来,我养你和孩子。”

周泽楷向来是做多于说,默默给韩文清发了房产证、财产证明、健康证明,然后说“孩子,我会负责。”

而两位小年轻,唐昊和孙翔一个比一个别扭。

唐昊前脚来消息说“啧,喜欢生的话就生吧,反正我养的起!”

孙翔后脚就跟着来消息了“别打比赛了,副队说对孩子不好,奶粉钱我来赚,你别操心!”

这两位又是哪来的自信呢……

喻文州最细心,前前后后寄了一大箱孕期补品,按时督促韩文清吃饭睡觉,据郑轩透露,蓝雨最近多了一大堆婴儿用品,包括婴儿车……

孙哲平二话不说,直接来Q市了,见到韩文清肚子微鼓,那叫一个手足无措,傻爸爸一样的摸着韩文清肚皮笑个不停。



“老韩,我会负责的。孩子生下来我们就结婚。”叶修认真地说。

“滚吧你。”韩文清一脚踢在他肩上,这姿势太危险了,一触即发的危险,他可还记着医生说头三个月不能进行房事。

“你下手悠着点……孩子可不能还没出生就没爹了。”叶修抓住他的脚踝,细细碎碎的吻滚烫地碾过每一寸肌肤,韩文清孕期身子敏感得不行,后面湿的一塌糊涂,叶修只伸进去一根手指,韩文清浑身一抖,已经泄了,整个人都有些迷迷糊糊的,叶修满手水,也不恼,低头含了他的唇瓣细细舔吮,韩文清罕见的没有皱眉推开他,很是温顺地配合他张开唇瓣,眼睛水光流曳,光看他那副难得脆弱又迷糊的样子,叶修即便只是就着他的腿间解决,也已心满意足。

“叶修……” 韩文清低低地叫了一声。

“嗯。我在这儿呢。”叶修搂着他,手指梳着他的头发,最近韩文清为了给孩子补充营养,早晚喝牛奶,身上一股淡淡的奶香,叶修心想这孩子小名叫奶宝好了,听着就好养。

“你会爱这个孩子吗?”韩文清声音越发低。

“如果是我的孩子,我会爱的。”叶修吮着他的耳垂,含糊道。

“如果不是呢?”韩文清平静地问。

“怎么可能不是?你的孩子,就是我的。”叶修说。

韩文清笑了一下“油嘴滑舌。”

“我乐意。”叶修也笑。

评论(62)

热度(687)